logo
  • 加载中...
灵璧资讯
母校的记忆
时间:2019年07月17日信息来源:本站原创点击: 加入收藏 】【 字体:

★王 艳

 

 

光阴似箭,时光如梭,在不经意间,离开母校灵璧一中已近三十六年了。也许是人老了还是其他原因,或许是身处异乡,思乡心切;也或许是几十年的风雨坎坷,总爱回忆过去,让我有过多的感慨。每每夜深静默,放下工作静下来时,那些儿时生活总会浮现于眼前,特别在一中校园点点滴滴生活片段,勾起我对母校的眷恋和对同学们的思念。

1978年秋,做为建校后首招的学生,我跨进了灵璧一中的大门。当时是全县统招,被录取的学生有167名,分成4个班。因中专录取通知书下达后,部分学生上中专离开了学校,最后留下来上课的学生也就成了3个班。老师有时为了节省时间能给我们多讲些学习内容,会让同年级的学生挤在一个教室里上大课,所以我们学生之间班级与班级的界限很淡。

那时灵璧一中正在初建,条件非常简陋,学生们的学习和生活也都非常艰苦。我们家在城里的学生不住校,除了上课,吃住在家,条件相对要好些。但大部分学生都是从农村来的住校生,他们成绩优异,家境贫寒,可谓真正的寒门学子。

教室是学校最北面的一排砖瓦起脊的平房,也算是学校条件最好的教室了。学生们的宿舍是临时搭建的低矮的地震庵棚。夏天宿舍内蚊虫乱飞,冬季宿舍内四壁透风,遇上阴天,宿舍漏雨,睡在上铺的学生还得用脸盆接水。那时的冬天特别冷,学生们洗漱的水龙头在室外,会冻得打不开。清晨起来,他们不得不敲开教室西边池塘里厚厚的冰冻,打一盆刺骨的冰水去洗漱。没有洗浴条件,很多学生的身上、床铺上长着虱子,因营养不良,每个班都会有几个尿床的学生,经常是上铺尿床,下铺下雨,望着他们晾在外面画满“地图”的被子,我总会掩着嘴,偷偷地笑。

那时的住校生每月的伙食费是9元钱,农村的学生把家里红芋干、玉米交到当地的粮站,由粮食部门换成粮票和学校统一结算,统称“换红条”(那也是县政府为了照顾统招的学生给予的特殊待遇)。农村来的学生有时连饭都吃不饱,他们没有钱买衣服和草稿纸,就在旧报纸上做习题。特困的学生一条裤子、一双鞋从春穿到冬。周末,有的学生回家付不起几毛钱的车票,常常会在放学后徒步摸黑走上几十里。尽管那时学习和生活环境不好,我们学生的学习风气很纯正,同学之间的友情很真挚。大家比学习,比干劲,相互帮助。为了提高学习成绩,都争先恐后学到深夜。学校每晚十点半熄灯,为了学习,许多同学点着蜡烛在夜战。学校食堂边有一盏路灯,也是全校唯一在夜里亮着的灯,马同学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人站在那读书。冲凉水澡也是学生们常有的事,为的是刺激神经,清醒大脑,增加记忆力。

我不是住校生,家住在城外,每天早晨必须提前30至40分钟起床,冬天的时候怕冷不想早起,基本上是穿着毛衣毛裤睡觉,有时还会连棉祅都穿上,为的是早晨起来节省时间,避免迟到。记得有一次早自习,我到校还未打预备铃,班主任李荣炎老师站在教室门口,用严厉的目光望着我:

“为什么到现在才来?”

“我并没有迟到。”我感到很委屈。

可李老师说:“你进教室去看看!”

进了教室,看到全班的同学都在大声地朗读课文,而我进教室是最后一个。

至此以后,不管什么环境,什么场合,只要不是特殊原因,我从不会迟到,这种习惯一直延续到现在,也将影响我的一生。李老师那严厉的目光一直在勉励着我:做人、做事要懂得勤奋。

那时我们学生是从全县选拔出来的,老师更是全县的精英,他们都是具有多年丰富教学经验的老教师,那种忘我的敬业精神是我永生敬佩的。他们关怀着每一个学生,对待学生就象自己的孩子,该严的严,该爱的爱。潘健老师象大哥哥一样教我们唱《五月的鲜花开遍了原野》,戚玉珏老师教我们做人的道理,李荣炎老师身边放着个装有理发工具的小木箱,哪位学生头发长了他会及时帮助修剪。记得有一天,李荣炎老师拿着学校救济的30元钱,带失去双亲的李同学到东关旧货市场买了身旧衣裳。晚自习,他站在讲台上,满足地望着李同学,老得掉了牙的嘴都乐得合不拢,就象一个慈祥的父亲看着自己已能得到温饱的儿子。荣超群、徐君豪两位老师身体不好,有时是带着病痛给我们上课。看着荣老师脸色蜡黄用手在顶着胃部坚持着,一站就是两节课,那种感动真地是无法形容。还有年近古稀的桑英武老师,儒雅的丁再节老师,博学的郭昭明、柏家营老师......老师们不光传授给我们知识,更是用自己的行动教育了我们如何做人、做事,也以致于我们这一届首届毕业生进入社会后,能有良好的素质在工作中发挥各自的才能。

那时我们没有成册的习题、讲义可买,除了课本,所有的习题、讲义都是老师亲手整理、编印的,往往一学期下来,各科油印的讲义、习题堆满桌,每一页、每一题、每个字都浸透着老师的心血和对我们的希望。每科老师都生怕自己的学科落后,对我们更是严上加严,我们的课程基本上是每科两节连上,中间不休息,有时还会上大课,不分班级集中教学,让我们觉得老师们若不把自己全部知识教给我们就决不罢休。

那时为了铺平学校的体育活动场地,我们用课余时间把残垣断壁的城墙土全部搬运到操场。农村的学生总是让着城里的学生,重活抢着干,轻活留给体弱的同学,大家相互帮助,没有谁会因为多干活留怨言,全年级十几个女生,干活时成了男同学保护的重点。我们用铁锨、平板车这些简单的工具,把整个体育场铺平。但操场毕竟全是泥土,每天的早操、体育课都是在泥土、灰尘中进行。晴天还好些,下过雨的早操最难进行,天还没亮,大家看不清路,就象进入了沼泽地,每个学生的脚上挂满泥土,都是拖着“沉重”的步伐在操场上跑步,下早操的铃一响,大家会相互取笑、打闹着走进课堂,走廓、教室的地面上到处是一块一块的土坷垃和泥脚印。......

离开母校近三十六年,风风雨雨我们走过。现在我们灵璧一中首届毕业生都过了知天命的年纪,遍布在国内外,工作在各行各业。惜日聆听恩师谆谆教诲的学生,而今已双鬓银丝,安居四方。但不管走的有多远,飞的有多高,时间有多长,在一中的这段学习时光仍历历在目,校园里洒下的汗水,留下的欢笑,付出的努力,获得的成长,变成了一个个片断,深藏在脑海里,成为我们终生不忘的记忆。



(作者:佚名编辑:lingbi)

我有话说

 以下是对 [母校的记忆] 的评论,总共:0条评论
最新文章
推荐文章
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