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  • 加载中...
灵璧资讯
亲历灵璧“马王堆”
时间:2019年07月17日信息来源:本站原创点击: 加入收藏 】【 字体:

★张少秋

 

 

1972年6月下旬的一天,时值麦收刚毕,夏种正紧张进行。灵城镇南关大队传来一个令人兴奋的消息,发现一座古墓,出土了一具女尸,还有大量陪葬品。消息不径而走,在仅有几万人口的小城迅速传开,人们口耳相传,绘声绘色中掺油兑水,那简直就是长沙“马王堆”第二!

想象一下,千年古城灵璧有如此深厚底蕴,有如此级别墓葬,岂能不让人振奋!

我当时在县水泥厂,参加民兵“三落实”活动被充实到基干民兵连,人武部配发两挺马克沁重机枪,五支苏式步枪,全由援朝援越的退伍老兵掌握。装备除化肥厂有一单管高射机枪外就咱们最强,人数共有50多人(制成车间20人,立窑车间近20人,矿山车间10多人),常执行县里的外勤任务,这次无一例外被派往现场——古墓出土处维护秩序。时任厂长赵玉怀同志进行了简短战前动员,大意是地下文物属国家所有,不允许任何人抢夺,不得占为私有。

随后,我们跑步前往古墓现场,途中我想了很多,联想到北关有双槐树,南关又有啥物出土?东边有虞姬墓,西边有凤凰山汉墓群(那时我还不知道西大山有汉墓群,仅局限在水泥厂采掘红土和石料矿时的发现),灵璧有这么好的风水,这么早期就有人类居住,该是战国还是宋朝建县?也想到南关水利总队那片小环境,东西大沟和灵固路沟里水草也比别处丰盛……正是我爱胡思乱想,观察比较细致才有今天的还原。        

 现场是在老灵固路东侧约30余米(灵璧至固镇的公路,起于灵璧老汽车站,现为京华大厦,1967年因开挖新汴河废弃了1000余米,1968年须绕行灵西闸), 现汴河路南侧(现在的路北边原有东西大沟,上口宽5米,水深米余。沟北是城关镇五小工业的焦炭厂,1976年后改为灵城机站,1989年改为灵城镇机关宿舍),南距大理石厂北围墙60米, 墓葬的西边几米远,有条通往县农机二厂(原县拖拉机站,1970年后改为农机二厂,1984年后改为南酒厂,现为钟馗酒业公司)的机耕路 ,甚是泥泞。墓葬的东边是大片农田。我们赶到时并没有想像中的哄抢,墓葬更没有猜测中的壮观,仅仅是个独墓(没有合葬的墓)。棺盖被撬开掀翻在墓穴西边 ,女尸被拖出僵硬地横陈在墓穴东北角约两米处 ,头北脚南。她头戴一顶象刘姥姥游大观园时的帽子,黑发,尖下颌,嘴微张,两眼凹陷,肤色黝黑类似皮革色,脖颈儿套了根撇绳(牛的缰绳),这是无知的人套出来照相时的杰作。棺椁里很干燥也被翻的乱七八糟,显眼的有几件裙子,带折,很象今天的围裙。颜色是粉红褪色泛白那种,能看到布丝,质地极像今天的亚麻织品。现场有两个人,一是县鞋厂的哑巴,见我们来就咦咦哇哇地比划着,嗷嗷叫愤怒地指责用绳套,用抓钩拉……另一个是西关大队的单某堂,此人属公众风头人物,下城河罩鱼他排中间最深处,别人潜不下去的极限,他让人踩着下潜,喝酒能喝到倒街卧巷的性情中人 。这回他又表现出蒲楞劲,竟跳入棺内拿出几件裙钗,一个一个在腹前比量,嘴里还说:这是百折裙子!

那一时刻,我见他拿着的像今天的超短裙,不由感叹那位逝者——不知姓名、生卒年月的老太太超前意识,引领超时代的时尚。这蒲楞还炫耀地从逝者嘴里抠出来颗定颜珠说:“那老妈妈跟睡着了一样,耳坠子那点,还有脸上都是软的”,并且还遗憾道:“从枕头边拿出一本书,抠过珠子后老妈子就变黑了”,还说,书让文化馆拿去了,珠子让谁谁拿去了(年代久远记不清他说的谁)。

我们开始清场,哄走围观人群。单某堂知趣地退到西边灵固路上,那年月谁也不敢和刚从文攻武卫指挥部蜕变的民兵指挥部抗衡。鞋厂哑巴是被推搡着离开的,每回执勤我们都会找个软柿子捏捏 ,以示杀一儆百。现场留下单某堂丢弃的那些裙子,位置在墓穴东南角。趁着这个机会我标了标方向,那棺材没被提出,是东北(偏北)西南向,与老太太横陈方向一致。封墓的石膏块散落在周围,墓穴并不深,墓塚也不大,分析极有可能是座丘塚(先逝人等后逝人合葬,或是有冤待雪重葬的临时停柩称丘)。

  回到公路上,我从人们议论中得知发现经过。南关大队稻改,选中水源丰富,靠近路边的第五生产队土地,又选了三犋牲口 ,挑了几个把式突击耕地。几位把式南北趟,一个跟着一个吆喝牲口,当耕到地北半截时铧头底下突然发出“咔嚓咔嚓”声响,明显拉不动了。把式甩了一鞭,骂了句牲口,又往下按了按犁把,铧头削起一片片白石灰渣。到地头几人一合计认为是石灰窖(山石经煅烧后的石灰是块状,需挖坑放水发酵成膏,这坑称为窖,一般窖旁会有石灰渣),于是下一趟他们是提犁把加深吃土,结果耕起来的是石膏。好奇驱使他们找来撬棍、洋镐,一座沉睡了600余载的古墓葬就这样被无知的人们打开,一具极有科研价值的女尸(据后来研究者称,为明代永乐年间所葬)被所谓的专家给毁了。

墓葬规模虽不大,但在地下保存完好。打开后的几个小时,女尸暴露在光天之下,横陈荒野,确有不敬之嫌。说是派民兵保护?我们只是站在周围不让人近前,没有专业人员指导我们该干什么?当夜我们被调回上大夜班,是夜下了阵暴雨。次日上午,我见那老太太尸首双眼生霉,又过了一天,她被人认领重葬(具体不祥)。大概过了一周时间,省革委会派专家在三用礼堂(今南关灵璧剧院)就女干尸发掘保护及意义进行专题报告会,那位清瘦高个、头发有些稀疏的专家拖着南方口音,表扬了水泥厂民兵保护有功,他说:“民兵的作用最大,民兵的寿命最长!甚至到了共产主义社会都会有民兵组织,要不是水泥厂民兵奋力保护,我们还看不到女尸真容!这具女尸地下保存完好,不同于木乃伊,不同于腊尸,不同于长沙马王堆女尸,因为结缔组织是软化的,部分肌肉是有弹性的。可以断定是岂今为至全国首例,其科研价值甚至高于马王堆,因为灵璧的是干尸,是在干燥绝氧环境中保存下来的。我们表扬民兵夜追女小偷(南关有个脸上生记的妇女,趁夜拿走几件裙子被追回),还要真的感谢小偷,不是她贫穷所至,我们还看不到今天的文物!相形之下专业文管单位做的不够好,能不能发现后移到房子里?没有房子,有没有办公室?你们怕迷信,怕不吉利,怕尸瘟传染!哪怕一张塑料皮裹着,也比曝晒雨淋强!没有献身精神是搞不好工作的。

后来他话锋一转,非常委婉地:“大家不要生活在恐惧中,不要迷信有尸瘟爆发,诈尸一说更是荒唐。你要不相信你就等着瞅,我先说在这儿,女尸出土地一定会繁荣!所有的重要文物发掘地无一例外!那些参与保护的民兵一定会生活幸福!条件是你要保持好的生活态度。”

他的一席话,解开了郁积在我们心头的死结,此前我们有巨大的精神压力,人像生瘟的一样没精打采。报告会后我们恢复了往日的干劲,单班生产也超以往。

直到多年以后,我才知道是赵玉怀厂长建议,县革委会批准举办的那场报告会。今天看来是赵厂长敏锐发现社情,积极反映民意,为稳定灵璧形势做出的努力。虽然我没有记住那位专家姓名,但是我看到了他的预言结果,城市功能南移,曾经的出土地几乎成了城市中心,一派繁华景象,一座蒸蒸日上的现代化新灵城正在崛起。



(作者:佚名编辑:lingbi)

我有话说

 以下是对 [亲历灵璧“马王堆”] 的评论,总共:0条评论
最新文章
推荐文章
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