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  • 加载中...
灵璧资讯
露天电影
时间:2018年12月23日信息来源:晏金宝点击: 加入收藏 】【 字体:

露天电影

晏金宝

几天前,村里面放了两晚上的电影。由于天气太热,我在房间里闷的慌,走出来透透气,顺便来到了村委会前面。电影正在放映中,具体放映的是啥片名,因何放映?不得而知。空旷的场地上或蹲或站的人寥寥无几,与记忆中的看电影热闹氛围有着天壤之别。我有种失落感,也未作停留,像往常散步一样回来了。

记得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,电视还没有普及。广袤的农村,农业生产结束,农闲较多,物质生活比较匮乏,精神生活也很空虚。露天电影是农村最好的精神食粮。也是人们最渴望最期待的!

每逢有电影队来村里放电影。村里犹如发生了一件重大事件。消息似炸弹一样,立即在村里炸开了花,人们奔走相告,喜悦之情溢于言表。

在太阳快落山的时候,电影队的人员骑着自行车赶来了,车上驮着放映机、影片、电影布(银幕)等。,村里负责人到附近的人家找来桌椅等辅助放映物件,并配合一下,埋杆子,搭电影布。接下来,带着电影人去吃饭,被摊派吃饭的人家感到十分荣幸,像招待贵客一样,奉若上宾。

在放电影之前,村领导要利用这个机会发表讲话,安排一下农业生产,批评恶风陋习,宣扬真善美。我们这些十来岁的孩子,好多都是没有来的及吃晚饭,已经带上板凳来到放电影的空地上,抢先占着有利的地形。为此,有时可能会和较好的玩伴互不相让“反目成仇”,一阵拳脚相加过后,不一会儿,说着笑着又重归于好。由于人小,不抢个最佳的位置,就可能一晚上也看不到电影。有时候去晚了,在后面看不到。就跑到最前面,眼睛和影幕几乎处在同一条线上,犹如仰望天空数星星,一直看的脖子发疼发僵。可笑的是,其实,根本看不懂是啥故事情节,却和大人们一样坚持到电影结束。

还发生过有趣的事,得知放电影信息后,忙不迭地跑过去。可是等了很久却不见动静,顺便打听一下,才知道今晚电影是流动跑片(就是一台放映机或片子,在同一晚上轮流到两三个村庄放映)。根本不知道今晚上放映的确切时间,都在那里傻等。我们好不容易占着有利地形,轻易不能放弃的。就是在大小便憋不不住的情况下,还要找“值得信赖”的人守护。实在有困意,等的不耐烦了,索性就趴在地上或石头上睡着了。睡的正香,被一阵欢呼雀跃的声音惊醒了,“放电影的人来了!”顿时困意全无,也跟着欢呼起来!看到远处有隐隐约约手电筒光亮,随着灯光越来越近,就听到自行车的响声,当自行车到了跟前,还并非电影队的人。很是扫兴,人们唉声叹气,虽空喜一场,都还在坚守着“阵地”。

那些躲在后面的年轻人大多都是“醉翁之意不在酒”,帅哥买点瓜子和美女一起窃窃私语。因为电影,碰撞了爱情的火花,未经红娘牵线搭桥组成完美家庭的屡见不鲜。

那时候,虽然年龄很小,却对放映人的名字及家庭住址了如指掌,如杏山村的李保童,张庄村的张耀,秦湾村的李合肥,还有我们晏湾村的晏金刚等。

随着年龄的增加。待我有十五六岁的光景,电影的诱惑力越来越大,在我们村放映电影的次数必竟太少,已无法满足我们的欲望。就跟着年龄大一点人的到周围的村庄去看电影。成群结队的说说笑笑,附近的十里八村都曾去过。特别是半截渣孩子(十五六岁),在来去的路上演过许多的恶作剧,谁的家前有桃树、园后枣林,田里种着瓜,这个时候,绕个弯儿也要光顾一下,五七个人遛到哪里,哪里就要遭殃。记的有一次,刚遛到一片瓜地,忽见几个黑影四散而逃,他们以为是看瓜的人来了,我们察觉后,故意大叫,他们跑得愈加来劲,我们几个人乐的前仰后合。在去邻村化口看电影的路上,小Q要解大便,他走到庄稼地里嘱咐我们在路边等他,突然传来放电影的声音,我们几人拔腿就跑,小Q由于害怕,吓的屎没拉完,屁股没擦,提着裤子紧追而来,回家后,一裤裆都是屎,被父母大骂一顿。

那时候比较爱看的都是武打片,那些片子非常吸引人,以致百看不厌,至今仍记忆犹新的是《少林寺》《神秘的大佛》《武当》《武林志》等。当时很多人都看的着了迷,晚上看,白天练,学着电影里面人的动作,蹲马步、伸拳、踢腿、拿棍棒比划着,同时嘴喊叫着“嗨!”“嗨!”……  

往事如烟, 这些武打电影伴随着我们那一代人的成长。随着社会不断地进步,科技的日新月异。电视机、VCD的普及,到如今电脑、手机已经进入每个家庭,露天电影已经失去往日的魅力。对于它的迷恋,只能停留在我们一代人记忆中了。

露天电影



上一篇:安徽开心游: 灵璧篇
下一篇:没有了
(作者:晏金宝编辑:admin)

我有话说

 以下是对 [露天电影] 的评论,总共:0条评论
最新文章
推荐文章
热门文章